必須嘗試不同的事情

如果不這麼做,人生就像是一灘死水。

但是必須考量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

是的!我完全明白。我的獲利都是來自於股市正在走一波很好的行情,所以這完完全全不是我自己的功勞,我覺得我唯一可以驕傲的是,我知道這件事情。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特別是那些正剛開始在獲利的人,他們所談論的所謂投資心得,其實是包覆在市場所給予的糖衣下的幻象。但不可諱言的,我做了對的事情,因為在大漲以前我已經開始在獲利,而現在還有很多人還未投入他們的資金,在場外蠢蠢欲動。當然,這件我做了唯一對的事情,其實也是機緣巧合,所以這也不是我的功勞,我唯一的功勞就是發生虧損時我仍然堅持在場內,並且每天看盤。

現在越來越多人問我,可不可以買股票?該買哪一支?老實說,現在實在很懶地去回答這一類的問題,因為從整著參與股市的歷程中,我發現股市獲利的確存在不可言的秘密,唯有長時間的參與才會知道這個秘密,其實就是,對於盤勢的感覺。昨天,我從MAY那裡聽到有關她的鄰居,小林的故事。小林是一位家庭主婦,靠幫別人帶小孩為生,但是她很會挑客戶,她的客戶是一對在股市裡工作的夫婦,因為股市賺了不少錢,因此小林雖然是幫人帶小孩,但是也有三節獎金跟年終獎金,也許是夫婦怕小林會虐待小孩,所以多發些獎金,反正夫婦已經從股市賺得了許多錢。小林因此也接觸了股市,我想這也是因為跟夫婦接觸閒話家常時,多多少少地有些耳濡目染的關係吧!

小林的操作很順遂,也賺了一筆錢,現在已經不住MAY的隔壁了,小林現在搬到一間透天別墅裡。何以一個家庭主婦可以因為接觸股市而賺進一間透天別墅,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小林的操作實力可以繼續延伸下去,她可以說脫離了財務困境,已經達到了財務自由。小林的操作年資大約6~7年,我想她會獲利也是必然的,但是她必須開始,也要有所堅持,但我覺得還有狠重要的一點,就是有一個很好的典範,那對夫婦。

所謂對於盤勢的感覺,我指的是對於股市全面而正確的認知,所以不會站到錯誤的方向。我知道股市大部分的時候,我是無法跟所有的人說,它要往上走還是往下走?但是有幾個特定的時刻,我可以很大聲地說,它要開始往上了,或者它開始往下了,一旦這種時刻來臨,我會盡我最大能力站到對的一方,因為這時候我對的機會最大,也是市場該賦予我報酬的時候,我很少在個股上面著墨,但是我花很多時間等待機會,我的利潤來自於那些能產生最大機會的時間點上,而非個股。

MAY說小林好的時候能夠一天進帳一兩萬,喔!對於我們這種領薪水的人而言,一天進帳一兩萬可以說是個不可能的夢想,但是,錢,本來就是該這樣賺的。話說,曾經有一位英國婦人把錢存進了一檔股票基金,投資金額是一萬美元,想藉著股市的成長讓資金產生利潤,但是後來她忘了這檔事情,一直到數年後股市發生了很大的股災,她才想到她的一萬美元,她趕緊打電話給營業員說想要贖回所有的餘額,她想能保住多少是多少了,結果營業員告訴她:「喔!恐怕是來不及了!夫人!您的資金已經跌到只剩下十七萬八千九百美元了。」我怕這則故事誤導了所有在場外的人,這絕對是一件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但是很少發生在剛剛進場的人身上,因為市場是隻看不見的手,它可以巧妙地平衡場內所有人的資金,唯有那些瞭解市場原則的人才能守住那些已經進入口袋的利潤。

而市場原則從來都不能被口述出來,如果我們以為是那些有錢人不願意說出那賺錢的秘密,那就是我們自己的愚昧,因為並不是有錢人不願意講出那秘密,而是那秘密從來都無法被講出來,最多只能被體會出來,而且是需要用心體會,這樣的體會沒有個三兩年很難被發掘,也許在三兩年之間,我們會有許多次的發現,但唯有不斷地向下挖掘,才能取出埋藏地底深處的鑽石寶礦。

我總是釣得到魚!!!

我將公布為何每次我都釣得到魚的秘訣。因為我有一個簡單的信念:如果不是我拉起那條魚,那麼就沒有人能拉起任何一條魚。這個信念先於一切,剩下的就不重要了。
如果有人解說如何能釣到魚的秘訣,我總是很注意地聆聽,雖然那些建議並非每次都能讓我獲益,但是我每次都很注意地聆聽,這就像是熱身一樣,所以我並沒有放棄這個步驟。
記得有一次我在阿寒湖的湖冰上,溫度常保在零下十多度,釣魚的方式是在湖冰上挖一個洞,然後拉一個小釣竿,把麵包蟲掛再鉤上,釣竿很輕巧,根據我過去的經驗,我的視線應該緊盯著浮標,但是我發現在和我溪釣的裝備稍稍不同,鉛錘在湖水下落的很快,鉛錘必須沈底,之後在將其上拉一點,這是因為湖冰的溫度很低讓魚都在底層活動,底層的溫度比較適合魚活動,魚的活動力強也才會有食慾。
但是,緊盯著浮標並沒有讓我拉上任何一條魚,這時候湖釣的教導人員看到我似乎還沒有任何收穫,於是過來關心一下,他用日語示範如何將湖魚釣上來,這時我發現他的視線落在釣竿的尾端,釣竿的尾端因為魚的拉力而呈現下壓的姿態,非常非常細微的下壓,但是卻是將湖魚拉起的全部秘訣。
我開始意識到原來釣魚也有不看浮標的呀!
之後我到澎湖海上平台這是另一次的經驗,我要釣的是一種很大的海魚,瞬間拉力可達80公斤,可以將一個大人拉進海面以下。所以,解說人員特別說明,千萬別抓著釣竿不放,因為那可能直接被拖進海裡,我們使用釣線綁住竹莢魚的尾部,竹莢魚就是我們的釣餌,起初我看著那些大魚在水里游來游去,就是不咬餌,我已經盡力第讓那條竹莢魚看起來像是一條悠遊於水中的快樂竹莢魚。後來我在想,解說人員曾說這些魚已經被人訓練的很好,一旦咬餌的時候感受到拉力,便會很快地將餌吐出,那麼我們就很難享受與魚搏鬥的快感,所以最好等魚將而完全吞進肚子裡再開始拉魚。
這時候我看到一位弟弟將一條被咬的破破爛爛的竹莢魚丟進水裡面,那條竹莢魚就這樣緩緩地沈入水底,我心裡面想:「討厭的弟弟!幹嘛把竹莢魚丟進水裡,那這樣那些大魚可能會去吃沈到水底的破爛竹莢魚,也不會對我釣竿上綁的這條竹莢魚感興趣了。」雖然心情不好,不過我腦中馬上出現畫面,一條大魚游到水底去吃那條破爛竹莢魚的畫面,我更想像自己就是那條大魚,開始恥笑岸上的自己的愚蠢,大魚心裡想著:「拜託!一條死掉的竹莢魚再怎麼偽裝,我也看得出那是人在拉動的結果吧!我怎麼會去吃那樣的竹莢魚呢!我寧願去吃沈到水底的竹莢魚,這樣風險低的多了。」於是順著這條思緒,我手上的釣竿便順勢將竹莢魚給放到最底下,我又想到解說人員的忠告,「魚一旦感受到拉力,便會將餌吐出」所以我又多放了一些,接著我開始等,我又覺得我放的不夠,於是我又再度多放一些,這時候我的線已經呈現軟弱無力的狀態,這表示我真的放了很多,即使有一條大魚在吃我的餌我也不會發覺了。然而,這就是我的目的,既然我感覺不到有魚在吃我的餌,那麼那條魚肯定也不會知道原來他吞進肚子裡面的魚餌有一根細細的釣線連接到我手上的釣竿。
我這樣做大約三分鐘的時間,我發現我的釣線有點異樣,那條釣線似乎在水面旋轉,我以為是我的幻覺,於是試圖將線收緊一點看看,我嘗試著這樣做,忽然一股強大的拉力收緊,我的釣竿差點奪空而出飛離我的手掌,於是我趕緊將線放掉,開始了一場人魚之間的搏鬥樂趣。
接著晚上還有釣小管的行程,這次我看到使用的釣竿裝備上的假餌,我就知道我該如何釣小管了。小管是趨光性的動物,假餌對小管也很有吸引力,但想讓假餌更具吸引力的方式就是拉動假餌讓假餌看起來很鮮活,這是基本的假餌使用方式,結果我成了全船釣上最多小管的人。這其間我不斷地拉動假餌,假餌上有螢光及反光的設計,唯有不斷地拉動,假餌才會吸引到小管,而且也讓小管能更快掌握住假餌的位置,進而貼近假餌。其實我的第一隻小管很快就上鉤了,但是因為我的釣線纏住所以我遲遲未拉上來,我很清楚我的釣竿底下就是一隻小管,我告訴我女朋友,她還說這種以為釣到的感覺她也有,還要我不要太興奮。隨後我拉起一隻小管,另外用了她的釣竿再拉起另外兩隻。
當我看到有人用釣魚的方式,靜靜地看著水面的浮標在釣小管的時候,我不禁心裡想著,我能不能用自己的思維去想到如何善加利用假餌的方式,或者我有沒有可能像那群人一樣,呆呆地看著水面,讓假餌看起來更假,而人看起來更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