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差一點就能達到損益平衡

看來這禮拜我仍然無法達成賺取利潤的階段,不過我想我有機會挑戰損益平衡。

我說過我已實現的損失,大約2.2%,今天我的帳面有了2.48%的利益,僅僅一天我的獲利上升了1.87%,對於這個沈悶的大盤而言,是個不錯的進展。

雖然如此,我沒有應有的興奮,我現在認為可能我已經預期到這可能是一日的興奮,這讓我沒那麼看好我明天的帳面是否能維持相同的獲利。上週我看到我的投資組合有了很好的壓抑整理走勢,我利用了大盤整理的其間,也適度地出脫手上弱勢的持股,我有一點做錯的是出脫了鋼鐵股,這也佔了我相當的部位,我在出脫時,認賠了大約佔總資金0.3%的虧損,所以現在我再買進的成本就加高了。

但我知道我犯了一個錯誤,很願意為這個錯誤付出學費,我認為這樣的錯誤操作對於現在的我是健康的、也是好的。昨天加碼了鋼鐵股,我看好鋼鐵,但是我不必為我的言論負責,如果我明天看到鋼鐵下跌,我會毫不猶豫的認賠,所以我的立場並不堅定,我只是假設一個命題,那就是電子還要再弱一陣子,但還是要有人撐住盤面,鋼鐵的型態很有撐盤的味道。

為了獲取那個很大的移動,我加碼了鋼鐵,我分別加碼了四檔鋼鐵,這次整理後也許會有噴發的走勢,這也許會讓大盤盤面稍稍活潑一點,但這也只是內心的期望。

我預期我明日的獲利可能會意外地降低一點,如果我的帳面利益不斷地向上爬升,我會覺得很奇怪,這樣我必須再次檢視是否有賣出的必要,但目前我不會賣出任何一檔,特別是已經為我獲取利潤的股票,我會讓這股票繼續賺取利潤。

另外,我現在的焦點放在那些未知的地方,我很清楚我的持股將會為我帶來利潤,這在上一週我就可以看到,這禮拜也確實發生了。但我有預感虧損也即將發生,這個虧損會吃掉我大部分的獲利,我現在正在尋找這種可能性,偏偏這種可能性時常發生於我們無法注意到的地方,這是讓我感到困難之處。

對於今天的盤勢楊董提出看法,他認為注入股市的資金來源已經不同,這讓股市展現出完全不同的風格與結構。嗯嗯,這點我雖然沒有很確切的感覺,不過基本上可以理解。我個人認為盤勢走的更為溫和了,這點對於多頭而言反而是好事,我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認為大盤要回檔了,嗯嗯~~有不同意見也是好事,我這次純粹學經驗,我只想知道市場運作的真實面。

廣告

像輸家的口吻

倪德厚夫博士,索羅斯基金操盤手之一,這樣描述索羅斯談話時給人的感覺:「和他談話時,你會以為他是個輸家,他總是談論他的虧損,可是沒有人會懷疑,他是贏家!」

是呀!這和李佛摩所說的:「注意你的虧損,利潤會照顧好自己」是一樣的道理,真正的贏家會告訴自己該注意哪些地方,正是這些地方可能讓他的利潤轉變為虧損,侵蝕他的資金。至於利潤,喔,利潤會自己照顧好自己。

這些贏家的操作部位非常大,非常大的意思有時候是十倍於自己的本金。如此大的部位,當然需要全神貫注於可能發生的風險,贏家知道把風險處理好,報酬會自己報到。

不要去聽信那些聽起來績效好的不可思議的人所說的話,我們有比這些人更好的腦袋可以思考,這些人唯一勝過我們的就是他們的演技。我們提到過1%的差異可以讓人致富或者破產,聽起來太過美好的獲利,有時候是曇花一現,有時候僅僅是某檔股票的表現,而其獲利甚至難以彌補其他虧損。

現在的爬升軌道,似乎延續了上次的戲碼,電子仍然慢吞吞,我現在有不同朋友我可以知道他們的投資組合,我甚至有一份完整的損益報告,我一位朋友佈在電子的奇兵,當然我希望他能有很好的獲利,希望他的奇兵能發揮奇襲的功效,這或許就是這支奇兵目前仍然處於虧損的原因。電子股許多股票仍在盤底,散戶現在四處遊走,但我覺得奇怪的是,散戶游離績優股,跑到一些下降通道的股票,這些股票因為散戶加入,籌碼更為凌亂,其盤勢幾乎支撐不住,我看不到有支撐的面,每次到達一個平面開始量縮,這很好很容易演變為上攻的型態,可是,過一會兒,破底而且帶更大的成交量。

所以這些破底的股票幾乎找不到底,摸底是最危險的事情,雖然我沒有摸過底,不過這種事還是別嘗試的好。我所說的還是DRAM族群之一呢!

相對地,電子股當中的績優生,目前不是盤堅,就是創新高,但是創新高的電子績優生很少了,而且很多也不敵電子的弱盤。未來兩週仍然可以倚賴傳產如鋼鐵,傳產第二名我就沒有什麼看法了,目前看不出什麼端倪。

今天的盤勢,就如同昨日所說的,賭它會漲就對了。雖然漲的很少,但這並不用擔心,這樣我們可以從中穩定獲利也不錯。

心情三溫暖

看著今天的盤勢,我沒啥表情。但是,看著我的投資組合,我的心裡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當我看著我的投資組合時,我可以明顯感受到我的心情的起伏,就像三溫暖一樣。我通常都會先看看最大的漲跌幅,夠不夠今天的損益兩平,因為我希望就算我今天沒賺錢也沒關係,我不希望我賠的太多。

我首先看到我最大部位的一檔股票漲停,這絕對是好消息,因為這表示即便我有股票跌停也能得到適當的平衡,這時候我的心情不禁雀躍起來,這從我上週就知道,我還不習慣賺錢,所以我的心情會起伏的很快,在我還未發現它以前它就已經是這麼雀躍了,這讓我更覺得人性真的會主導市場。

但接下來,我連續看到多檔,幾乎打到跌停,我想就算有一支漲停,也敵不住這些跌勢吧!特別是有些還經過加碼。我的心情馬上DOWN到谷底,就好像真的損失那些金錢一樣痛。看來冷靜很少在我身上發揮作用,特別是在特別需要冷靜的時候。

這時候我想我的投資組合應該出現虧損了,真慘!上一週我還想應該要開始獲利了,我突然意識到我在為自己辯護,我在維護上一週我所說的話,可是我應該可以完全不理會上週所說的話,因為在市場當中,總是說一套做一套的人會贏。

我可以突然說我現在看空市場,如果市場真的這樣走的話,所以現在我也可以說,原來我這禮拜還是要虧損呀!那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不要去在意我說的話前後不一致,因為我並不是靠著前後一致的論點在賺取利潤,我是靠著前後一致的策略在賺取利潤。

經過結算,結果獲利小幅增加0.5%,甚至還贏過今天的大盤,這是怎麼回事?我太緊張了,以致於看到這個結果,仍然有些不敢相信。

再來評估那些急跌的股票,我想我必須持有他們一陣子,在多頭市場當中輕易的拋棄部位,是非常愚蠢的。我不能拋棄又撿回來,拋棄又撿回來,這樣我得付出很多成本,而且我可能無法得到價格上的一次很大的移動,在多頭市場當中這很有可能發生,我得要繼續觀察,畢竟它已經用很快的速度移動了兩個箱型位置,我現在要看著它,再次移動到第三個箱型位置,我才會減碼,如果我看到它撐住了,融資餘額不斷減少,我想我會適度的在加碼,因為它展現了一個不錯的型態,值得我為它再加碼。

拉回只有兩種!

這是股市作手李佛摩的名言:「拉回只有兩種,一種是正常的拉回,一種是不正常的拉回」今天我們看到正常的拉回…

所以要我猜的話,明天還是上漲,因為在多頭市場,能獲勝的方式就是不管在什麼日子,賭它會上漲就對了。

儘管如此,我們仍然需要持有中性的態度,今天楊董到公司時,我急忙地問他今天盤勢如何,他說大盤跌了90點,我眼睛瞪的圓大,應該要漲才對呀!但是我很快就恢復了,我說:「我要看看明天的盤勢」。

我們說我們感覺到我可能要開始賺取利潤了,沒想到市場頭一天就給我一個當頭棒喝,我們開始計算我該損失多少才符合大盤的盤勢,90點除以7100點,我想大概要跌個1.2個百分比,我希望我們的虧損不會比這還要多,否則足以對我們造成很大的打擊,因為這表示我們的系統所選出的股票並沒有抗跌性。

我們應該冷靜的看待這件事情,畢竟我們仍然在學,仍然想向市場學習一些東西。回到家中,一結算,發現自己的獲利增加0.12%,對這個結果我們感到放心。

在此同時,我們進一步觀察市場,發現B股仍然盤低,這與我們提醒同事電B股仍要迴旋一陣子相符。但值得注意的是,之前做頭的A轉強了。另外,我們上週帶量突破三角收斂的那檔股票,現在都是利多消息,大約佔了一半的新聞量,而A轉強卻沒有人報導。

我們可以把視覺焦點移到A類股的盤面上,可以看到紅通通的一片,這時候,是否應該大肆宣揚A類股的撐盤效果呢?不會的,這是主力進貨的時間,新聞媒體會很識相的隱藏一些事實。

「新聞永遠慢半拍」「分析師的評論都是事後諸葛」如果我們能形成自己的意見,面對不對勁的情況才能如狡兔般跳脫。

設定一個獲利目標

我們合理計算可能的獲利目標,這有助於我們前進,我們知道合理的目標,也比較能夠獲利了結…

根據這次盤勢,我認為大盤有8成機會會上漲到7400,這樣離我入市的指數,大約是8.8%的利潤,但基於我可以選擇優於整體大盤的個股,這個利潤空間按照道理還要加倍,也就是17.2%,但扣除手續費與可能的虧損,我認為設定目標在15%會是不錯的選擇,7400之後如果還有一次噴發行情的話,這個利潤空間應該還要加上400的指數空間,這個400只是個預設值,相當於600的三分之二,這個利潤空間相當於5.8%,但是這時候我的部位會只剩下一半,而且我第一次進行這樣規模的實驗,操作的靈活性可能不夠,這樣又得損失一些,所以我應該僅僅能多獲取2.5%的利潤。

所以,總獲利目標為15%+2.5%相當於17.5%的利潤空間,當然,這只是最好的情形,我也只是預設我的獲利目標,我很知道這個獲利目標的難度,所以當我實際若還是虧損,我也能有適當的理解。

先提出一個假設,然後想辦法證明這個假設是錯誤的。

很多時候,我們得要這麼做。不!更精準地說,我們得永遠這麼做…
我們常提到,直覺來自於經驗,而這就是培養直覺的方法。我們總先想出一個假設,但不去證明這個假設的正確性,而是想辦法證明其行不通。當我們真的以虧損證明這個假設行不通時,我們也同時培養了直覺。

尋找擊敗自己的方法

頂尖好手在互相對奕時,會把自己忘掉,專心於對方的每個動作,專心於將自己打敗,這樣他們很容易就能知道該如何避開最危險的招式,也知道對手可能出現的空檔…

在市場當中生存,我也儘量讓自己保持這樣的觀點,把自己忘掉,專注於市場本身。有時候,我會用市場的角度想,現在這個位置點,所展現出來的態勢,怎樣讓資金做出流動?下一步又是如何?市場大部分的人的資金如何損失的?接下來利潤最有可能在哪裡出現?

我思考這個問題,以市場的角度來思考,所以,我的資金該如何操作,幾乎不用思考就可以得到答案。因為有了這樣的經驗,我才知道,原來以重點思考的方式,就是以市場眼光來思考,而不是以自己的資金作為思考。

一旦我很清楚市場的變化架構,那麼我資金該如何操作,竟然就可以不到一秒鐘便做成結論。

這讓我想起我打籃球的經驗,當我真的很專注的時候,我都是專注於對方的動作,很少去想自己該如何動作,在我專注於對方的動作的時候,我的動作幾乎是反射性的反應,速度之快,有時候會超過對方的速度,當我與對方同時到達時,幾乎要讓對方嚇破膽。

這點我可以運用在市場上,有悟性的人很適合在生活中學習,現在我們都應該可以在市場當中學習到更多。

先投資,再調查

這是索羅斯的名言,也是市場好手最常用的策略。

前提是,他們很清楚自己的幹什麼。他們知道他們想要測試出來的是什麼東西。對我而言,這是個未知的領域,不過,我坦承這包含在我的實驗裡面。

那就是我減少部位的那個電子檔,我還保留了三分之一,就這三分之一,其虧損正在慢慢縮小,而我之前有一個命題,如果這個命題成立,我可以靠這三分之一,彌補我其他三分之二的虧損,必要的時候,我可以加碼擴大我的利潤。

我說過,我的命題是「利用法說會與趨勢製造一個戰術性的跌勢,以完成戰略性的拉抬」這很冒險,但也許最終會這樣表現。或許沒有人主導,但如果在沒有人主導的情形下如此表現,我也不至於感到太驚訝。因為市場總是出乎人意料之外。

所以,我想我們也可以這樣做,「先投資,再調查」。我們仍有足夠的條件去做這樣的測試,若我們很清楚,現在市場的走向,以及我們投入的部位如果足夠小的話,我們不會太過於害怕。任何投資都不應該讓我們害怕,市場應該是讓人感到安心的地方,如果不是這樣,那一定是我們有地方做錯了,可能我們在錯誤的時機進場,可能我們的部位太大,可能盤勢根本與我們預期的不同,有很多種可能,但最大的可能就是我們做錯了。

大盤目標價

看著大盤盤勢,我想我不能這樣呆呆地抱著股票,讓大盤走向繁華,然後繼續轉向毀滅…

這樣我會被洶湧而來的利潤給沖昏頭,這樣是不行的。我得要先規劃好一個路徑,看看大盤是否依照這個路徑前進。

我得知道我可以在那個位置點結束我的部位,我可以先選擇一個點,結束我一半的籌碼,然後在陶醉的階段,結束另一半。

大盤告訴我它會緩步前進,還不到全面上漲的時候,但是我知道我等待了四周,離那個時間點已經很近了。到上次的高點之前,它會飆升的很快,然後在上次的高點前停留。這時候我會結束一半的籌碼。

如果大盤突破了,那麼漲勢會非常凶猛,因為沒有什麼可以阻止它。那麼我可以繼續等,但榮景不會持續太久,我很有可能賺取不到這最後20%的利潤,沒關係,我可以接受。在市場中生存,我學到最有價值的事情就是不要強求。

這就是我的路徑,我操作的未來藍圖。我對於大盤有目標價,我知道它可能在那個時間點發動,這讓我有時間準備。但是,我對於我的每個股票卻沒有目標價,我會持有它們直到做頭。

這是因為大盤的目標價比起個股的目標價要好猜的多。

談整體的損益

我們應該儘量談整體的損益,個別類股的損益,跟整體的損益相比,其重要性要低的多…

太著重於個別類股的損益,無異是為了自己情緒上的平衡。譬如有些人說某某檔股票賺進幾個百分比的利益,但是不去談他損失的部分。或者有人故意強調在某檔股票上的損失,來證明自己很能嚴格控損。

我們不需要跟任何人證明什麼,這就是為何一些投資大師不願意出書說明自己獲利過程的原因,因為文字總有其限制,即便大師口頭上說有時候他覺得自己很偉大,他的操作卻未必說明這件事,他仍然必須謙虛的探詢市場的訊息。大師其實都怕文字本身的缺陷,無法完整的陳述事實,而大師的操作很多時候是只看事實的,有時候,看著事實憑著直覺就能做出判斷。我們談到過,直覺來自於經驗。

一個好的系統與經過強化的心智,可以通過市場的考驗,但不代表永遠不會賠。因為人活著就會思考,就會有偏見。人性是最自然的東西,但對於在市場獲利,人性卻是最不自然的東西,最自然的人性通常引領我們走向虧損。

我以前一位大學同學,買了自己公司的未上市股票三百張,現在上市了,他的資產多了1800萬。這錢是一個大的賭注與兩年的等待換來的,我希望他在這兩年中知道一個人怎麼樣可以從無到有,而且是漸進的,否則他很快就會失去這1800萬。就像算命師所說的,當初算命師說他可以獲得一筆不小的財富,但是他最好把他的資產投入房地產,否則這些資產會莫名其妙的損失一半以上。

經過一年,跟市場學習的過程,我現在可以體會到一個人突然擁有很大的財富,他也會很快的失去一半,因為他會想要投資,想要讓錢變的更大,但是這個人很有可能還沒有從市場當中穩定獲利的能力,可是他已經有這麼多的錢了,這是最糟糕的,如果我們有10萬,因為投入股市而損失5萬,我們會很心痛沒錯,不過不會痛太久,因為5萬元,只要工作一兩個月就可以補平了。但是一個人有了1800萬,而且是瞬間有了1800萬,那麼他很可能要花1000萬去學習,這代價真的非常非常昂貴。

«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