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卓越的技巧、平實無華的操作

「『槓桿效應』不是這樣用的!」

觀察關係與結構–>操作與進行–>關係與結構受到影響而改變–>利用擴大的影響性,進行另一次操作與進行–>關係與結構產生巨大的影響與轉變。

上述流程才是「槓桿效應」,那是根據「結構的必然性」所進行的操作。「『槓桿效應』並非單純的以小搏大」,以小搏大是基礎條件,但並非該關注的焦點,它必須以「必然發生」為前提與依歸。

PS.參照「玉米與燕麥事件」與「洛克斐勒-空頭事件」

狼群VS羊群

  1. 十匹狼可以控制三百頭羊。
  2. 羊總是被吃的。
  3. 群體中位置最邊緣的羊,最容易被狼吃掉。

所有的羊都知道以上的動物法則,但是只有最聰明的羊不會被吃掉。大部分的羊認為「如果我能居於群體的中間,那麼我就不會被吃掉」,這是產生羊群理論的最根本思想來源,當狼群試圖集中羊群時,每隻羊都跟著羊群跑,用盡所有力氣地跑,這可是生死關頭呀!根據動物法則,這些羊根本就不得不跑,直到用盡所有力氣,成為那最邊緣的羊,然後被狼給吃掉。

這羊群中有一隻羊,這是隻最聰明的羊,聰明在哪裡?它除了知道以上的動物法則以外,它多了一項優勢,它思考!它想「根據動物法則,只要我不要成為邊緣的羊,那麼我就不會被吃掉」,這是第一層思考,幾乎所有的羊都想到這點了,所以這點思考還沒啥價值,所以它進一步思考「那麼那些邊緣的羊又是為什麼變成邊緣的羊?」這隻聰明的羊對自己提出問題了,對呀!邊緣的羊一定也不希望自己變成邊緣的羊,那麼一定有什麼因素讓它不得不變成邊緣的羊,這隻聰明的羊開始觀察這個因素,它發現每當狼群開始移動,羊群便會跟著移動,誰都不想變成邊緣的羊嘛!那可是最危險的位置呀!最邊緣的羊通常是最瘦弱的羊,在移動時跑得沒別的羊快,在靜止時沒有更大力氣擠入羊群中安全的位置,所以這些邊緣的羊,宿命已經決定了,被狼群吃掉!既然這隻聰明的羊思考並進一步觀察到那個影響最大的因素,接下來它得好好思考,如何運用這個資訊!它想它得變成強壯的羊,達爾文幾百年前就說了自然演進法則「適者生存」,它得變成那個「適者」,它想它必須花更多時間吃草,吃草才能維持它的體力,這樣它才有機會成為強壯的羊,但是它必須聰明,以爭取更多吃草的時間,當羊群開始移動時,它仍然在吃草,十次移動中大約有五次以上,它都不動,只專心的吃草,它發現即使這樣它仍然處於群體的中間,只有另外五次移動,它的位置變成邊緣,但是沒關係,因為它爭取到更多吃草的時間,所以現在它有更多力氣,它發現它輕易的跑贏其他羊,所以每次都能迅速地移動回羊群中間,而其他邊緣的羊,因為每次都專注於移動,吃草的時間很少,到最後都成為狼的食物。

根據消息買進,根據事實賣出

記得有一句話這麼說:「根據消息買進,根據事實賣出。」什麼意思?消息隨時都有,隨時都可買進,而市場唯一的事實就是價格,沒有什麼比起價格上漲或下跌,所帶來的利潤或損失,更令人感到真實的了!
記得這禮拜一開始的時候,消息充斥著道瓊遭遇賣壓,工業指數由正轉負,大家都說這是個很不好的消息,但是不能因為消息賣出,因為今天道瓊創歷史新高,並且第二天站穩了,今天消息還說大部分經濟指標表現良好,如果是這樣,那麼上禮拜的悲觀消息又是怎麼一回事?都說了要依據事實賣出了,事實就是價格,如果是正常的拉回,那都是對個人有利的事實。

限制虧損、擴大利潤

重點在於我根本不知道利潤會有多大!!真的!!

但是我很清楚~我可以允許多大的虧損,而我的紀律會在這個地方發揮用處!!即便有人爭辯著這並非賺錢之道,但勝率卻站在我這邊!

剛開始很辛苦,因為操作資本不大,簡直比打臨時工還累,但一旦系統穩定上路,這就是利潤滾動的開始,而且會越滾越輕鬆!

風險與報酬

原來風險與報酬是可以計算的,雖然那並非秘密,但似乎很容易被遺忘。

所以我應該總是選擇最小風險與最大報酬的點進入,這樣即便我的判斷是錯誤的,也不至於會損失資本。這當中我覺得應該最重要的是紀律吧!

虧損與利潤

檢視一下我的檢視頻率大約在三天到七天之間,這個頻率已經是現在所能達成的最大限度,這幾天又看了專業投機理論,老實說,我是跳著看的,不過收穫很多,我想主要是因為我之前接觸市場的經驗,在這裡得到轉化。
現在市場停在6880的價格已經是第五天了,從它9月18日大漲兩百點以來。成交量微微的縮小,市場大抵上應該算是瀰漫著悲觀的氣氛,研究報告也指出這樣盤整量縮不利於後市。但我只知道,它越過了6800點,輕易地越過了,所以我加減買了一些「領頭羊」。市場分析師擔心會回測6800點,大部分不建議加碼,這些分析師的話總是讓我膽戰心驚,因為大部分的時候都是看圖說故事,偏偏那故事都是瞎編的。我現在學著管理風險,所以把戰線拉長,不再認為那個位置是絕佳的買點,藉著時間戰線的延長,可以充分的減低風險,雖然那也減低了利潤絕大值發生的可能性。我也適時的對可能發生的意外與可能發生的獲利空間做出對策與評估。例如,雖然加碼可是我準備好在何處認賠離場,這次我會預留空間,以防止洗清籌碼的動作把我洗掉,另外也會預測上漲幅度,因為不可能天天過年,所以在到達頭部之前我最好獲利了結一部份,當然,我會保留一半在場內,直到「明確的賣出訊號」出現。瞭解運作結構+資產管理概念,這是現今我所針對的課題。
我發現最好的方式就是別去預測,只管說出現在的風險/報酬比,以及因應的對策,這當中牽涉到紀律,如果能把系統結構搞的夠清楚,紀律不會是個難題,沒有人會做損人不利己的事情,除了新手!而大部分的原因都是無知,包括我在內。
就這兩三個月以來,籌碼的流向皆是向穩定的方向流動,融資餘額不斷下落,這提供了價格上漲的動能,如果價格下落,則法人會損失慘重,這也不代表價格就不會下落,只是可能性相對較小,預估從6880的橫向整理完畢後應該有5百點的漲幅,到達7300又遇阻力,這時該了結部分獲利,然後靜待重要的出場訊號,這其間可能三個禮拜到三個月。